關於部落格
  • 4511016

    累積人氣

  • 8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 投資最重要的事 閱讀心得10: 第6章 識別風險 》

現在體系過於穩定,我們要用更多的槓桿和風險承擔來降低它的穩定性
~ 邁倫·斯科爾斯

風險在經濟衰退以及經濟由盛轉衰時 增大,與此相反,認為風險在經濟上升時增加,
並且隨著經濟失衡的擴大在衰退期化為現實的想法,可能更為有益~ 安浩德

無論基本面有多好,人類的貪婪與犯錯傾向都會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傑出的投資是~ 創造收益和控制風險並重,能識別風險,控制風險.

識別風險往往從投資者意識到掉以輕心, 盲目樂觀並因此對某項資產出價過高時開始

高風險伴隨高價格出現, 高價時不知規避反而蜂擁而上都是風險的主要來源,
洞察價格與價值之間的關係,是成功應對風險的重要組成部分.

當市場被推高,以致價格意味著更多的損失,風險就增加了,
應對風險從識別風險開始,潛在收益增長,代表了對新增風險承擔的補償,
投資者不應期望在不承擔新增風險的情況下獲得增值收益。

風險容忍是成功投資的對立面。
當人們不再擔心風險的時候,他們會在不要求補償的情況下接受風險……
風險溢價就不復存在,相信沒有風險本身就是最大的風險,

2005~2007年,在相信風險已被消除的信念下,價格高達泡沫水平,
從而導致投資者採取了事後被證明是冒險的行動。這是所有過程中最危險的一環,
並且有顯著的復發傾向。

《養老金與投資》雜誌:
「更好的安全裝備可能吸引登山者承擔更多的風險—實際上會令他們更不安全。」
市場的風險水平源自參與者的行為,只有在投資者行為審慎時,風險才會較低,
風險是不能被消除的,它只能被轉移和分散

認為風險已經消失的看法是最危險的風險源頭之一,也是促成泡沫的主要因素,
近期危機發生的主要原因是,投資者對新奇、複雜、危險的事情的涉足比以往
任何時候都多,他們相信得太多,擔心得太少,以至於承擔的風險過多.

「擔憂」「不信任」「懷疑」「風險規避」是一個安全的金融體系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
「擔憂」能夠阻止高風險貸款的發放,阻止企業超出付息能力的過度借款,
阻止投資組合過度集中,阻止未經證實的計劃成為受人追捧的狂熱,
當「擔憂」和「風險規避」適時出現時,投資者會懷疑並進行調查、
審慎行動,人們就不會進行高風險投資了,當投資者有效地規避風險時,
市場才會提供適當的風險溢價.

投資風險主要源自~過高的價格,過高的價格往往源自過度樂觀、
懷疑不足以及風險規避不足, 投資的思維過程是一個連鎖過程,
每一項投資都會設定下一項投資的要求

假設30天國庫券的利率是4%。投資者說:「如果要我拿出錢買5年期國庫券,
那麼我需要5%的利率。如果買10年期國庫券,我必須得到6%的利率。」
到期日較長時,投資者會要求更高的利率,因為他們關心購買力風險這就是為何
收益率曲線, 通常隨著資產壽命的增長而向上傾斜的原因。

「如果10年期國庫券的利率是6%,那麼除非A級企業承諾7%的利率,
否則我是不會買進它的10年期債券的。」這就引入了信用利差的概念。

非投資級債券的情況如何呢?
「除非我能得到的利率超過相同到期日國庫券利率600個基點,否則我是不會碰
高收益債券的。」因此高收益債券需要12%的利率,即與國庫券之間達到6%的利差,
才能吸引買家。

「如果我能從股票上賺到10%的收益,那麼我需要15%的收益率才能接受缺乏
流動性和確定性的房地產。如果是進行收購,收益率要達到25%……30%的收益率
才能誘使我去進行風險投資,因為風險投資的成功率非常低」

「不管價格怎樣,我都不會碰它」已經轉變為「對我來說它似乎是一項可靠的投資」。
這一「富集」過程最終導致投資者行為散漫、槓桿濫用以及對各種類型投資工具的
強烈需求, 這些結果在推高價格,減少預期收益的同時,還創造了一個高風險環境,

風險對投資者來說極為重要,特別是當投資者情緒高漲的時候,多數人通常願意進行
高風險投資,因為傳統、安全的投資的承諾收益少得可憐。儘管對安全投資缺乏興趣
並接受高風險投資的行為,已經導致風險–收益曲線的斜率相當平緩。

近期市場隨著利多因素上漲,並輕易從利空因素的影響中恢復。我看到市場上
很少有人們急於擺脫的資產,強制賣家寥寥無幾;相反,人們對多數資產都有著
強烈的需求。因此,我知道在證券市場上定價過低是不存在的。

市場週期的鐘擺一直在強有力地向上擺動。價格高漲,風險溢價降低。信任代替了懷疑,
熱切取代了含蓄, 你贊同還是不贊同這樣的市場呢?這就是關鍵問題所在。

那些不得不清算資產的人被迫賣出他們不願意賣出的東西,不僅僅是次貸相關的不良資產。
我們開始看到有關調低評級、追繳保證金通知和大甩賣的消息,資本市場的燃動力徹底崩潰了。

在新的低評級債務債券被重新定價、推遲或取消發行,以及過橋貸款不再進行貸款重組的
情況下,投資者對增長已經持有保留態度。投資者度過了無憂無慮的幸福時光,
但這並不意味著會永遠這樣。用沃倫·巴菲特的一句話收尾:
「只有當潮水退去的時候,你才會發現誰在裸泳。」永遠漲潮是不可能的。

風險實現,遠比風險感知來得簡單直接,人們過高地估計了自己認識風險的能力,
過低地估計了規避風險所需的條件,因此他們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風險,由此促進了風險的產生,
這就是為什麼必須用超乎尋常的第二層次思維來思考這個問題的原因所在。

當投資者的行為改變市場時,風險就加大了。隨著承擔新增風險的人越來越多,
承擔新增風險的回報卻不斷縮水, 市場不是一個供投資者操作的靜態場所,
它受投資者自身行為的控制和影響。不斷提高的自信應帶來更多的擔憂,
正像不斷增加的恐懼和風險規避共同在降低風險的同時增加風險溢價一樣,
這種現象稱為「風險的反常性」。

「任何價錢我都不會買進—所有人都知道風險太大了。」在生活中我聽到過很多這樣的話,
而它已經為我提供過最好的投資機會……

大眾誤解風險認為某種東西過熱,而無法應對的共識幾乎總是錯的,
事實通常是它的對立面。最大的投資風險存在於最不容易被察覺的地方,反之亦然:

在所有人都相信某種東西有風險的時候,
他們不願購買的意願通常會把價格降低到完全沒有風險的地步。


當人人都相信某種東西沒有風險的時候,
價格通常會被哄抬至蘊涵巨大風險的地步,沒有風險擔憂,
因此也就不提供或不要求風險承擔的回報「風險溢價」。
這可能會使受人們推崇的最好資產成為風險最高的資產。

高質量資產也可能是有風險的,低質量資產也可能是安全的。
所謂的質量不過是為資產所付出的價格問題……
因此,狂熱的公眾意見不僅是潛在低收益的源泉,還是高風險的源泉!




巴小智      2016.2.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